021-20928001
欧美知名夹爪制造商 欧美知名抓手品牌
2020-07-16


   机器人夹爪位于机器人的腕关节的末端,用来加持机器人将要操作的任何午提。比如取放机器人可以把午提从一个地方移动到另一个地方。机器人夹爪是高端技术与高端材料的结合,高品质夹爪的研发和生产难度较高,而且在应用上与机器人生产企业契合度较高,而我国起步较晚,因而当前全球较为成熟的机器人夹爪生产公司均以欧美日公司为主,如荷兰Goudsmit Magnetics,schunk德国雄克,德国zimmer,schmalz德国施迈茨,德国FESTO,荷兰goudsmit,日本SMC等。

今天让我们来盘点下欧洲、美国和日本的知名夹爪制造商。



欧洲知名机器人夹爪/抓手制造商


  1). Goudsmit Magnetics公司

        荷兰Goudsmit Magnetics成立于1959年,goudsmit的磁力夹爪是利用磁力固定工件的夹具,便于快速运输铁磁材料制成的重物,常用于车间及仓库,机械厂,模具厂,等机加工领域。goudsmit磁力夹具可以大大提高导磁性钢铁材料装夹效率。goudsmit磁力夹爪是以高性能的稀土材料钕铁硼(N>40)为内核,通过气动切换,从而改变磁铁内部钕铁硼的磁力系统,达到被加工工件的吸持或释放。

      借助goudsmit磁力夹爪可以自动拾取厚度最大为10 mm的扁钢产品或薄板,它们可以快速简便地进行切换,并且特别设计用于使用机械臂进行传送,放置或定位。电磁夹具用作机械臂的末端工具。goudsmit甚至可以毫不费力地握住穿孔的薄片。用于厚度达10毫米的薄片,切换:气动,用于机器人手臂末端的工具,提升力:最大45千克,永磁体。操作简单方便,磁力夹爪气动切换。这样可以移动磁场并打开和关闭它。控制可以通过5/3或5/2阀门进行控制。即使气压或电源中断,激活的goudsmit磁力夹爪也不会释放其负载。这使其成为一种安全可靠的手臂末端解决方案。goudsmit磁力夹爪可用于:作为手臂工具末端,当您想用机器人捡起,放置或放置扁平的钢铁产品时,电磁夹具非常理想。应用程序非常多样化,例如:钢零件的取放,用机械手处理穿孔的纸张,从板条箱,取出工件(料箱拣选),在印刷机中定位纸张,堆叠或堆叠热烤罐中。goudsmit高温夹爪适用于此最后一个示例。例如,您还可以使用它在压力机中装载和卸载高级钢。它是在高温下形成的。


  2). SCHUNK德国雄克公司

      德国SCHUNK公司创建于1945年,从仅以来料加工为主的车削加工作坊,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奋斗与发展,雄克公司终于成为全球先进的静压膨胀式夹具系统生产厂和全球**的卡爪生产厂,其自动抓取机构的开发和生产则始终位于欧洲乃至世界同业之*前列。如今,雄克公司在德国和美国拥有四大生产基地,在英国、法国、瑞士、奥地利、瑞典、比利时、荷兰、意大利等国设有子公司。雄克公司的产品主要应用于机械和自动化领域,现有上千种不同规格的产品系列,可分为以下四大类:1、机床卡盘、中心架、卡爪2、静压膨胀式刀具夹头及芯轴3、模块式自动抓取系4、模块式工件夹持系统。

  SCHUNK雄克是全球**的抓取系统与夹持技术供应商,产品主要应用于机械工程、机器人、自动化装配及搬运等领域。SCHUNK抓取系统包含机械手、旋转和直线单元、机器人附件和移动抓取系统。夹持技术由刀柄、模块化夹持系统、磁力夹持技术、卡盘、卡爪和液压技术组成。此外,SCHUNK还研发了一款五指机械手,无论是尺寸、外形还是移动性,都实现了与人类手型的高度吻合,是首款获德国法定意外保险机构安全认证的人机协作机械手。


  3). Gimatic公司

  意大利Gimatic为自动化行业提供自动化标准产品、机械手前端治具、传感器以及机电一体化类产品,主要面向塑胶与电子领域。产品包括HANDLING-自动化系列标准产品、PLASTICS-机械手前端治具、SENSORS-传感器、MECHATRONICS-电驱系列产品四大系列。


  4). FESTO德国费斯托公司

  FESTO费斯托主营气动元件、组件和系统,其气动二指平行夹爪、三指手与弹性夹具,具有很高的柔性。事实上,Festo最受业内关注的是其各类仿生机器人(如海鸥、蜻蜓、袋鼠、蚂蚁、蝴蝶等),该类产品尚未进入规模化量产和出货阶段。


      5).   Zimmer Group公司

  德国Zimmer Group的主要产品为机械抓手、自动换枪盘、线性轴承、滑轨的钳制元件、刹车元件等,据称其在欧洲的市场占有率高达90%。

      zimmer经济型气动2指平行夹爪利用压缩空气作为动力,用来夹取或抓取工件的执行装置。主要作用是在传送和抓取过程中,替代人工手实现自动化夹取,可有效地提高生产效率及工作的安全性。主要用于自动化生产线、机械手、成形机等自动化机械设备。zimmer平行夹爪有单动和双动两种,单动主要是夹取产品时需要通气,松开产品时无需通气。双动主要是夹取和松开时都需要通气,性能比单动要高。zimmer平行夹爪的手指是通过两个活塞动作的。每一活塞由一个滚轮和一个双曲柄与气动手指相连,形成一个特殊的驱动单元。这样,气动夹爪总是轴向对心移动,每个夹爪是不能单独移动的。如果夹爪反向移动,则先前受压的活塞处于排气状态,而另一个活塞处于受压状态。zimmer平行夹爪是由单活塞驱动,轴心带动曲柄,两片爪片上各有一个相对应的曲柄槽。为减小磨擦阻力,爪片与本体连接为钢珠滑轨结构。  


        6). Schmalz德国施迈茨公司

  德国Schmalz集团公司创立于1910年,从最初的刀片制造商,过渡到中期的轻型机动运输设备制造商,在1984年成功完成了从成品供应商到集成化方案供应商的转型,开始系统化生产真空元器件,同时为客户提供具有高性价比的全套真空操作系统解决方案,成为全球最早一批真空系统供应商之一。


         7).  QB Robotics公司

  意大利QB Robotics主要为机器人的手臂、手柄和并联机器人制造执行器、设备和系统,还设计了一款五指机械手。


         8).  On Robot公司

  丹麦On Robot主要提供即插即用夹具,其夹具可直接安装在协作机器人手臂上,无需工程师编程和操作,有助于加快开发和应用速度。


        9).  Shadow Hand公司

  英国Shadow Robot自1987年以来一直致力于提供复杂的机械手和假肢,还包括适用于协作机器人的末端执行器。Shadow Robot还开发了一款最接近人手的机械手,具有24种动作,可直接把人体动作绘制到机器设备。


         10). Weiss Robotics公司

  德国Weiss Robotics提供了集成检测和监控的夹具,摒弃了外部限制开关,循环时间大大减少的同时,在检测传统限位开关的运行时不再需要等待时间。夹具的集成控制器为用户提供直接现场总线连接,无需任何其他组件。



美国知名夹爪/抓手制造商


  11). Righthand Robotics公司

  美国Righthand Robotics公司为UR和Rethink Robotics制造ReFlex SF和ReFlex TakkTile的三指手。其推出的RightPick夹具,将真空棒与手指结合起来,以快速拾取和掌握各个物品。


  12). ROBOTIQ公司

  加拿大ROBOTIQ公司自2008年以来一直为工业机器人提供夹具、相机、视觉系统和传感器。其生产的电动二指柔性手与三指机械柔性手可抓取多种形状的物体。

  

  13). ATI公司

  美国ATI公司是一家机器人附属产品和机械手臂工具的工程研发公司,产品包括自动工具快换装置,多轴力/力矩传感器系统,机器人毛刺清理工具,机器人防碰撞传感器,旋转连接器和顺从装置。


  14). Soft Robotics

  美国Soft Robotics公司是一家由哈佛及麻省理工学者创办的机器人公司,采用柔性尼龙材质设计和生产机器手。其软性机器手在抓取物体时,可根据物体形状自适应调整“手”的形态,主要夹持食品和农业领域的易碎品或不规则物体,如鸡蛋、蔬果、个性化零件等方面独具优势。Soft Robotics在2018年5月4日宣布获2000万美元B轮融资,投资方包括Scale Venture Partners、Calibrate Ventures、Honeywell Ventures、Tekfen Ventures,以及机器人巨头ABB,曾在2015年后期获得了500万美元A轮融资。


  15). Grabit公司

  美国Grabit公司致力于用“静电吸附”和机器学习技术,让机器人能堆叠不同的布料,包括皮革、混合纤维等,甚至可以把一束头发抓起来。

  

  16). Barrett Technology公司

  美国Barrett Technology专注于微型伺服驱动器、人机协作智能机器人和医疗康复机器人研究与制造。其三指BarrettHand已被广泛使用多年,可以抓取不同尺寸、形状和方向的目标对象。

  2017年4月,埃斯顿通过全资子公司使用900万美元对美国Barrett Technology公司进行部分股权收购并增资。

 



日本知名夹爪/抓手制造商


       17). SMC公司

  日本SMC公司是一家气动元件研发与制造商,主要产品包括十大系列气缸、新型气动三联件、低功耗电磁阀、冷冻式干燥机、快换接头等产品。

      smc气动夹爪是利用压缩空气作为动力,用来夹取或抓取工件的执行装置。该技术最初起源于日本,后被国内自动化企业广泛使用。根据样式通常可分为Y型夹指和平型夹指,缸径分为16mm,20mm,25mm,32mm和40MM几种,其主要作用是替代人的抓取工作,可有效地提高生产效率及工作的安全性。SMC气动手指系列是工业领域中常用的气动夹爪装置之一。


    18). IAI公司

  日本IAI公司于1976年成立于日本,产品包括电缸、单轴及直角坐标机械手、控制器等,占据日本直线电动执行机构市场的50%以上,业务领域包括汽车、半导体、电子、医疗及食品等各制造业。


       19). Sake Robotics公司

  日本Sake Robotics致力于为下一代高价值的机器人提供低成本、高灵巧性的机器人手爪。




暂无评论!
我要评论 只有购买过该商品的用户才能评论。

   基于雷达的传感器可以用于监测当今技术无法适应的恶劣环境。该系统具有抵御极端恶劣条件的弹性,例如极端温度,高盐度,变化压力,强烈辐射,活性化学物质和/ 或高湿度。 石墨烯是一种有趣的碳形式,包含相互连接的碳原子六边形环层。 这种结构具有特殊的物理和电子特性,具有多种应用潜力。石墨烯作为一种奇迹材料已经被预测了多年,但是在恶劣环境条件下的应用尚未得到开发。 现有的传感器技术在非常有限的环境条件下运行,如果偏差很大,则将失败或变得不可靠。谢赫与阿卜杜拉国王科技大学(KAUST)的穆罕默德·侯赛因(Muhammad Hussain)合作设计了新型传感器。新型功能强大的传感器取决于石墨烯的电阻随酸度,温度波动和溶液的盐度(以pH计)的变化。该系统能够跟踪额外的变量,例如压力和水流量。该团队指出,可以将多个变量的感测集成到一个单独的设备中,从而大大提高了其实用性。石墨烯被放置在聚酰亚胺聚合物的柔性板上,并且可以将其链接到合适的电子系统,以收集和传送针对跟踪环境变量的信号。然后,借助标准的蓝牙技术,可以无线发送结果信息。系统弹性是最大的实践进步。这种弹性使系统能够承受高达650°C的温度,并且还可以承受强大的辐射,变化的压力,高盐度,高湿度,反应性化学物质或这些条件的任意组合。此外,这些传感器还可以提供灵敏度方面的优势,例如,与现有的传感器相比,它在温度传感方面的灵敏度提高了260%。我们的研究首次确定性地展示了石墨烯作为多种恶劣环境条件下的传感材料的前景。Muhammad Hussain,阿卜杜拉国王科技大学现实中的潜在应用包括跟踪体液,海水,太空探索,石油和天然气领域的状况,以及涉及暴露于会破坏现有传感器的化学物质的几种情况。新型传感器的薄型结构和灵活性也使其适合用于运动员和潜水员的可穿戴技术或医疗应用。该团队认为,将电子设备与万物联网(IoE)和物联网(IoT)技术相连接的持续发展将为其强大而灵活的传感器带来多种需求和机遇。延伸阅读什么是石墨烯传感器?顾名思义,石墨烯传感器是采用石墨烯作为活性传感材料或传感表面的传感器。石墨烯由于许多原因已经成为一种高效的传感表面,并且其传感特性目前正被广泛用于从应变仪到生物传感器的各种传感器,并且现在开始商业化生产。在这里,我们更深入地研究了为什么石墨烯有可能破坏一个非常成熟的行业。传感器依赖于一种活性材料来对给定环境中的条件做出响应。活性材料的工作方式以及在给定环境中如何检测和感测所选参数的方式因传感器类型而异。这可以采取拉伸材料的形式(例如在应力/应变仪中)以检测气态分子甚至温度变化。无论如何感测该参数,活性材料上都必须发生变化,即主动响应,并且该响应是可检测的并且对周围的组件可读。当刺激与材料相互作用时,这种主动响应通常采取跨材料的电导率变化的形式。石墨烯传感器的类型?当我们谈论“石墨烯传感器”时,没有单一的类型,而石墨烯的多功能性意味着它几乎可以用于每种传感器类型。其固有的薄度提供了与分子相互作用的出色表面,并且由于它具有如此高的电子电导率和电荷载流子迁移率,因此甚至可以检测到整个石墨烯片的电导率变化(由于刺激相互作用),因此非常高。石墨烯传感器可以实现高灵敏度。此外,石墨烯具有较高的相对表面积,这意味着与其他材料相比,石墨烯具有较大的相对感测面积。总体而言,这意味着与其他材料相比,使用石墨烯可以检测到较小浓度的分子。这种能够对遇到石墨烯传感表面的最小浓度分子敏感的能力使石墨烯成为气体,挥发性有机化合物(VOC),湿度传感器和各种生物传感器(用于测量葡萄糖,DNA和蛋白质等)。除了这些基本特性,石墨烯还具有导热性,并且对高温非常稳定,因此已在温度传感器中得到应用。石墨烯还具有非常高的机械强度,并且在应变下弯曲而不会断裂的能力。消除刺激后,石墨烯也将恢复其原始方向。这些特性导致了各种压力,应力,应变,压电和压阻传感器的发展。实际上,已经使用了所有形式的石墨烯,从单层和很少层的未官能化石墨烯到氧化石墨烯,还原的氧化石墨烯以及甚至更复杂的结构(例如石墨烯纳米壁)以及复合,混合和共轭石墨烯材料。不管传感器的类型如何,基于石墨烯的传感器都可以在许多不同的环境中使用,无论它们是高温,高压还是恶劣的化学环境,因为石墨烯对所有有害刺激物都具有很高的稳定性。因此,石墨烯不仅在其可以使用的传感器类型上具有多功能性,而且可以使用基于石墨烯的传感器的环境是多种多样的。而这两个因素的结合就是为什么基于石墨烯的传感器有很多前景的原因。

  来自荷兰Waalre的Goudsmit磁性系统公司(E117展位)将在Gorinchem的Recycling上展示最近升级的涡流非铁分离器。升级意味着可以通过IOT(物联网)模块扩展控制单元。这使得该机器几乎适用于所有产品流。该模块通过互联网将所有重要数据发送到仪表板。这使操作员可以一目了然地看到机器的性能。转子旋转多快?目前有多少振动?皮带速度是多少?所有这些问题均以图形方式实时显示。goudsmit智能有色金属分离器的远程协助功能互联网连接还提供了远程协助选项。 Goudsmit服务团队可在线访问,以监视,解决所有故障并进行软件更新。这节省了很多时间,因此增加了涡流分离器的启动时间。与Profinet的连接还可以在机器生产线中集成非铁分离器。这样,一切都可以一起工作,并且可以集中控制生产线。goudsmit智能有色金属分离器的模块化设计机械升级也已进行。例如,EddyXpert和EddyFines机器线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以实现模块的互换性。对于希望将来使用鼓式磁选机或其他分离系统扩展其系统的公司,可以轻松地将其更换或更换为其他模块。goudsmit智能有色金属分离器的应用:玻璃或木材实际示例证明了智能模块组合的优势,并表明涡流分离器可以针对每种产品流程和要求进行巧妙组合。例如,对于玻璃回收,该公司为涡流分离器的振动斜槽,鼓形磁铁和/或分离板提供了锰钢耐磨板。结合耐磨的橡胶输送带,这是玻璃回收的理想组合。goudsmit智能有色金属分离器的底灰回收对于少量的底灰回收,古德斯密特将38HI磁力转子与进料带分离器结合使用,而不是使用振动溜槽。这有助于防止水泥状物料结块,并实现目标分离效果。建议使用带有12极磁转子的涡流分离器来回收粗木片,该转子具有非常深而强大的磁场。为了给粗件留出足够的空间,古德斯米特建议安装一个特大的溜槽和一个分离装置。goudsmit智能有色金属分离器介绍goudsmit智能有色金属分离器净化大块物流和/或分离有色金属以供重复使用。涡流分离器有很多用途。它们可以处理高容量,因为传送带可以连续且完全自动地分离并带走有色金属。良好分离的重要因素是物料的均匀流动,例如,由振动给料机或传送带提供的物料。这会导致整个皮带均匀分布,从而使材料以单层形式到达。这意味着所提供的层厚度大约等于最大块的厚度,因此,没有任何一个在另一个之上。这对于较小的馏分尺寸尤其重要。 Goudsmit分离器坚固耐用,因此即使在最苛刻的应用中(例如焚化炉炉渣的后处理)也可以昼夜运转。EddyFines38HI的应用包括:从垃圾焚烧厂的炉渣中回收精细的有色金属。废料或电子废料中的金属。在金属铸造行业中回收铸造残余物。为玻璃回收行业消除细铝。从回收的塑料流中消除杂质,以保护注塑机。goudsmit智能分离器分离金属材质:一些有色金属比其他金属更容易分离。这与物理性质有关。下表列出了根据三个因素分类的有色金属。第一列显示了材料的电导率:衡量材料导电的难易程度的度量。第二列表示材料的密度。这对于重力对弹出的金属片的影响很重要。毕竟,由涡流磁辊产生的涡流力必须克服这些力。最后一栏显示了这两个因素之间的比率。电导率越大,密度越低,涡流技术可以更好地分离材料。尺寸和形状:馏分的大小(即物料流中颗粒的大小)也是实现良好分离的非常重要的因素。涡流在一块金属中产生排斥力,使金属以一定的轨迹弹射出去。结果,有色金属的喷射轨迹与产品流中的其他残留物和惰性材料不同。这最终导致惰性和有色金属材料的“轨迹范围”。体积越大,大块惰性材料和相同体积的有色金属物体的喷射轨迹越广泛。这就是为什么铝罐比小铜线更容易分离的原因。尺寸和形状一样重要。例如,与缠结的铜线或弯曲的钣金件相比,球的空气阻力较小。goudsmit智能分离器分设计输送带:我们为EddyFines分离器配备了2.4毫米薄的PU输送带。与我们的竞争对手经常使用的不那么持久(便宜)的PVC传送带相比,它们的使用寿命更长。滑板:将有色金属放置在涡流磁辊的分离点时,分离效果更好。因此,输送带由不锈钢滑板支撑,确保了物料的平稳平稳运输。竞争对手使用传送带支撑辊,使材料弹跳,这对分离产生负面影响。它们还增加了机器的额外维护,因为需要更换支撑辊的轴承。集成式滚筒马达:集成式滚筒马达为传送带提供驱动。这提供了紧凑的设计,因为没有电机从机器后部伸出。该电动滚筒的防护等级为IP66,因此可以很好地防尘和防潮。这意味着电动机实际上是免维护的,这有助于使其成为一台坚固且用户友好的机器。您的操作员一定会赞赏这一事实。goudsmit智能分离器涡流工作原理涡流分离器的传送带系统末端带有高速磁转子。磁铁的旋转速度会产生一个感应场,从而产生一个快速变化的磁场(请参见动画)。分离基于以下原理:位于交变磁场中的每个导电粒子都被临时磁化。简而言之:一会儿,所有通过涡流磁辊的金属都会被自身磁化,从而被弹出。这使我们能够分离出大量的有色金属及其合金,包括铝,铜和黄铜。

  上周在中国上海举行的中国国际工业博览会(CIIF)是中国最大的机器人技术和自动化展会。宏观经济形势喜忧参半。 COVID-19危机席卷了全球所有经济体。中国是第一次大规模爆发,并在2月和3月初全面封锁,似乎已经回到正常状态,至少是在国内。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一切都很好。近年来在该国建立业务的外国生产技术供应商已经在2019年面临充满挑战的环境。在需求方面,与美国的贸易冲突以及债务持续上升和生产力停滞等因素对消费者信心和公司的投资意愿产生了负面影响。自1990年以来,甚至在COVID-19之前,全球最大市场上的汽车销量就已经连续两年下降,这是自1990年以来的首次。自2010年以来,工业机器人的销量增长了7倍后,工业机器人的销量在2019年也首次出现小幅下降。商品和行业清单可以继续。对于许多来访的外国公司来说,他们都是来自汽车领域的全球主要客户,并且只知道这个市场的增长,这是一个陌生的经历。到2020年9月,中国经济似乎表现良好-不仅与世界上大多数其他地区相比,而且自4月以来,某些行业的表现也好于去年同期。很大程度上,这种发展是由基础设施升级推动的,而现有基础设施的目标则翻了一番。尽管这将有多大的可持续性尚待观察,但它为外国生产技术供应商提供了短期和中期的机会。我们将在今年秋天晚些时候发布一项研究,明确研究行业中的机会,而这种机会正呈上升趋势。中国的销售是全球机器人产业的亮点工业机器人属于第二季度表现优于上年同期的中国行业。根据对20家国内外**的工业机器人制造商的销售数据进行评估,从4月初到6月底,市场增长了3.8%。在整个前六个月的同比比较中,销售量比上年下降了5.4%(按单位计)。2020年第二季度机器人销售额的增长主要是由于赶超效应和电子行业的强劲需求所致,尤其是SCARA机器人(增长40%)。得益于食品饮料,医疗保健和电子行业需求的增长,台达机器人的销售额也反弹了22%。其他增长强劲的细分市场是自动引导车(AGV,增长17%)和协作机器人(增长9%)。他们特别受益于恢复爆发期间暂停的项目。第二季度传统多轴机器人(-10%)和处理技术(-6%)的销售额继续下降,这主要是由于汽车领域的需求持续疲软。目前,中国可以被视为全球机器人市场的亮点。但是,应该强调的是巨大的价格压力,在当前情况下这种压力甚至变得更糟。例如,去年有增长最快的国内机器人制造商弘毅(Honyen)的谣言,去年已经向供应商和员工支付了欠款,目前正在破产程序中。此外,全球消费者威胁的***大疆创新(DJI)被迫否认8月中旬裁员的报道。海外市场日益增加的安全隐患不会使公司开展国际业务变得更加容易。国内工业机器人制造商能够增加其市场份额的趋势并未持续。爱普生,雅马哈和FANUC在SCARA机器人领域的强劲销售业绩尤其确保了这一点。中国保持强劲的投资利用《机器人报告》中的数据和我们在中国的交易数据库,我们的团队分析了2019年和2020年前七个月在全球机器人行业发生的392笔交易。从2020年1月至2020年7月,全球机器人技术投资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60%以上。美国仍然是投资最多的目的地,超过53.8%。中国的机器人用户在2020年变得相对重要。在前七个月中,有30.8%的投资是在这里进行的。主要推动力是几家工业机器人制造商和物流系统的大型集成商的首次公开募股,以及对移动机器人,与机器人相关的AI芯片和3D传感器(激光雷达)的投资。尽管有可观的资金投入,但年轻的中国机器人公司发现自己处于艰难的环境中。除了工资仍然相对较低的价格敏感的国内市场之外,他们获取国外技术的难度也越来越大。例如,在AGV中,用于控制的芯片来自美国,而导航传感器则来自欧洲或日本。该地区的两家公司,梅格维(Megvii)和海康威视(Hikvision),已因其在大规模监视领域的业务活动而受到美国制裁。初创企业Cloudminds筹集了超过30亿美元的资金,并希望在硅谷和中国开发基于云的类人机器人,但由于严格的军用级技术出口法规越来越严格,该公司于今年春天关闭了在加州圣塔克拉拉的分公司。欧洲和日本在工业机器人和自动化领域的传统优势并未反映在对机器人技术新领域的投资中。这对于商人和决策者都应引起关注。

  从鹿特丹到荷兰芬洛的一条输油管道,然后拆分以继续延伸到德国的两个地点,需要部分更换;这是在Venlo的配送站进行检查的结果。工人穿过旧管道后发现不希望有的剩磁。这使得焊接是不可能的。由于时间限制,结果令人恐慌。goudsmit移动式消磁装置避免停机由于缓冲液太小,无法容纳更长的停机时间,因此第二天石油必须流经管道。否则,德国的许多工业运营都将无法使用石油,这将导致承包商遭受重大损失的索赔,因此时间至关重要。幸运的是,我们灵活的消磁专家Ger能够重新安排他的其他工作,并且很快就可以就位。他带来了一个移动式去磁器,并在管道周围包裹了电缆,然后创建了一个反磁场来抵消管道中存在的磁性。大约三个小时后,该过程完成,可以再次进行焊接。goudsmit移动式消磁装置不需要的磁力会浪费时间和成本。 它会吸引灰尘,灰尘或粘性材料,降低最终产品的质量并导致生产停顿。去磁系统可以消除残留的磁性或将其降低到无害的水平。 它可以减少轴承磨损,使焊接再次可行并防止测量错误。我们提供退磁系统,还可以为您的产品提供现场退磁。控制手推车配备了具有预编程基本功能的接口,您无需大量的消磁知识就可以使用该接口消除大多数常见产品中的磁性。通过在显示屏上回答许多问题,自动配置退磁系统以供使用。 卷盘提供了快速上紧电缆的方法,手推车易于移动。 这提供了一个紧凑,灵活的消磁系统,可以立即使用。我们自己的专家也使用这套工具,如果您使用我们的就地消磁服务,他们会来找您。移动式消磁装置是供您自己使用的,无需Goudsmit专家干预。消磁装置由轮子上的控制箱和手推车上的消磁电缆组成。 通过将电缆缠绕在产品上而形成线圈。控制单元产生耗散强度强的交变磁场。易于移动,适用于厚壁或包装的产品,几乎适用于每种产品尺寸。goudsmit移动式消磁装置使用goudsmit消磁器采用不闭合铁芯的电磁铁,通以50赫的交流电流。消磁时,首先使被消磁物体靠近消磁器,使磁性达到饱和,然后再逐渐离开,于是磁滞回线逐渐缩小,直到剩磁消除为止。也可把阻尼振荡电流通入电磁铁的线圈来做消磁器。使用这种消磁器时,被消磁物体不必逐渐离开。

实时机器人技术通过为机器人提供防撞功能来帮助他们解决运动计划问题。在这里,机器人避开了研究人员的挥手。乔治·科尼达里斯(George Konidaris)仍然记得他对机器人技术的令人沮丧的介绍:“当您还是一个年轻的学生并想对机器人进行编程时,首先让您感到震惊的是,您对使用该机器人的能力无比失望地说。大多数新的机器人专家都希望对他们的机器人进行编程,以解决有趣,复杂的任务-但事实证明,仅在空间中移动它们而不会与物体发生碰撞比听起来要难得多。幸运的是,Konidaris希望未来的机器人专家在该领域能有一个更加令人兴奋的起点。那是因为大约四年前,他与人共同创立了Realtime Robotics,这是一家致力于解决机器人“运动计划问题”的创业公司。该公司发明了一种解决方案,该解决方案使机器人能够快速调整其路径,以避开物体移动到目标的过程。实时控制器是一个盒子,可以连接到各种机器人并部署在动态环境中。“我们的盒子只是根据客户的程序运行机器人,”目前担任Realtime**机器人专家的Konidaris解释说。 “它负责移动,机器人的速度,检测障碍物和碰撞检测。 [我们的客户]需要说的是,“我希望这个机器人移到这里。”Realtime的关键启动技术是独特的电路设计,与专有软件结合使用时,可以为机器人提供插入式电机皮质。除了帮助满足满天星斗的机器人专家的期望之外,该技术还代表着朝着可以在不断变化的环境中有效工作的机器人的根本前进。实时机器人技术帮助机器人四处走动Konidaris并不是第一个因机器人技术中的运动计划问题而灰心的人。该领域的研究人员对此进行了40年的研究。在麻省理工学院四年的博士后期间,科尼达里斯与工程学院教授卓越教学工作一起工作。托马斯·洛萨诺·佩雷斯是该领域的先驱,他在科尼达里斯出生之前就发表了有关运动计划的论文。人类认为避免碰撞是理所当然的。 Konidaris指出,从冰箱中拿啤酒的简单动作实际上需要执行一系列任务,例如打开冰箱,将您的身体伸进去,避开冰箱中的其他物体以及决定在哪里拿啤酒罐。Konidaris说:“实际上,您需要计算多个计划。” “您可能需要计算数百个计划才能采取所需的行动。 ……奇怪的是,人类每天要做数百次最简单的事情实际上需要进行大量计算。”在机器人技术中,运动计划问题围绕着机器人在太空中移动进行频繁测试所需的计算能力。在计划路径的每个阶段,这些测试有助于确定各种微小的运动是否会使机器人与周围的物体碰撞。此类测试激发了研究人员近几年来思考越来越复杂的算法,但Konidaris认为这是错误的方法。Konidaris说:“人们试图使算法更智能,更复杂,但这通常表明您走错了路。” “实际上,采用先进技术的先进技术可以解决诸如此类的问题并不普遍。”Konidaris于2014年离开麻省理工学院加入杜克大学,但他继续与麻省理工学院计算机科学与人工智能实验室(CSAIL)的研究人员合作。 Konidaris还是Duke与Realtime联合创始人Sean Murray,Dan Sorin和Will Floyd-Jones会面的地方。在2015年,联合创始人合作制造了一种新型计算机芯片,其电路专门设计用于执行频繁碰撞测试,以使机器人安全地穿越太空。定制电路可以并行执行操作,以更有效地测试短运动碰撞。Konidaris说:“当我离开麻省理工学院去杜克大学时,令我烦恼的是,现在应该真正解决这个运动计划问题。” “这确实的确来自MIT的许多经验。在进入麻省理工学院之前,我将无法撰写有关运动计划的论文。”研究人员于2016年创立了Realtime,并迅速聘请了机器人行业资深人士Peter Howard,他目前是Realtime的**执行官,也被认为是联合创始人。“我想在波士顿成立这家公司,因为我知道麻省理工学院,并且在那里开展了许多机器人工作,” 2016年移居布朗大学的Konidaris说。“波士顿是机器人技术的枢纽。这里有大量的本地人才,我想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MIT在这里-MIT的博士学位成为了当地学校的老师,然后这些人开始了机器人程序。这种网络效应非常强。”卸下机器人约束如今,大多数Realtime的客户都在汽车,制造和物流行业。使用Realtime解决方案的机器人可以完成所有工作,从点焊到检查再从垃圾箱中拣选物品。客户购买Realtime的控制箱后,他们会加载一个文件,该文件描述机器人的工作单元配置,有关机器人的信息(例如其臂端工具)以及机器人正在完成的任务。实时还可帮助将机器人及其随附的传感器**地放置在工作区域周围。 Konidaris说,实时可以将部署机器人的过程从平均15周缩短到一周。一旦机器人启动并运行,Realtime的盒子即可控制其运动,从而使其具有即时防撞功能。“您可以将其用于任何机器人,” Konidaris说。 “您告诉它需要去的地方,其余的我们将处理。”实时是麻省理工学院工业联络计划(ILP)的一部分,该计划可帮助公司与更大的工业合作伙伴建立联系,最近,它加入了ILP的STEX25启动加速器。由于计划在未来几个月内进行一些大规模部署,因此实时团队的动力来自于这样的信念,即解决运动规划等根本问题将为机器人领域解锁许多新应用程序。Konidaris说:“我对Realtime感到最激动的是,我们是一家真正的技术公司。” “绝大多数初创公司旨在为现有技术寻找新的应用;通常,没有一个新的应用程序或网站,甚至没有一个新的“垂直”机器人真正突破技术界限。但是,我们确实确实发明了一些新东西,而这种优势和能量才是驱动我们的力量。所有这些对我来说都是非常的麻省理工学院。”

您是第 214877 位访客!